亚洲乘客被迫下飞机。联合航空公司应该怎么做?

■观察者众多而复杂的社会事件最终应被归类为法律事件,并在法律框架内进行分析和解决。 美国航空公司的强行着陆也不例外。 据新华社报道,一名亚裔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乘客被警方强行拖出飞机的事件在10日继续发酵。除了此前网民的批评之外,一些政治家和当地重要媒体也加入了批评,批评联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和机场警方处理不当,无视乘客利益,涉嫌侵犯人权。许多网民说他们将抵制联合航空公司。 北美东部时间4月9日下午,一名亚洲乘客在芝加哥机场被三名安保人员强行从即将到来的联合航空公司航班上拖走。 在此过程中,这名亚洲乘客的眼镜掉了下来,他的脸上沾满了鲜血,他一直在抗议。 据报道,该航班的乘客在登机后被告知,由于机票超额预订,四名乘客将不得不下船。 被联合航空公司选中后,这名亚洲乘客拒绝下船,理由是他是一名医生,第二天需要探视,从而导致警方干预执法。 法治的主要特征之一是,无数复杂的社会事件总是可以归类为法律事件,并且总是可以在法律框架下进行分析和解决。 联合航空公司的事件也不例外。 如果对整个事件的解释偏离了美国的相关法律背景,就无法摆脱各种阴谋论的泥沼,也很难对保护亚洲乘客的权利或解决北美普遍存在的超额预订和被迫下船现象作出实质性贡献。 乘客购买机票意味着乘客与航空公司空之间已经签订了运输合同 航空公司空公司有义务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通过约定的航班将乘客运送到约定的地点。 因此,一旦乘客完成付款,特别是如果他们被允许登机,航空公司空公司放弃其承运义务显然是典型的违约行为。 这里有一个普遍的法律误解:只要乘客购买机票,航空公司空公司就必须携带它们。只要乘客登上飞机,机组人员就无权要求他们下船。 事实上,这种逻辑不仅在中国站不住脚,在美国法律中也不受支持。 在一个完整的法律体系中,义务和权利一样,在等级和效力上是不同的。 承运人是一种合同义务,但这种义务的效力和等级不高,远非“不可动摇和不可挑战” 如果联合航空公司拒绝承运,只需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特别是考虑到美国法律允许航空公司空公司超储,如果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不被允许“拒绝”一些乘客,将客观上导致整个航班的“超载”,从而极大地危及飞行安全和公共安全。 9·11事件后,美国颁布的《航空空安全法》规定,乘客登机后必须服从机长的管理和命令。机长有权让任何乘客离开飞机。 尽管如此,当飞机超卖导致过度拥挤时,谁被允许离开以及如何离开仍然是一个可以在不同层面讨论的问题。 但在整个过程中,由于他遭受了人身伤害,他当然有权向相关侵权责任主体索赔 根据美国交通部关于超额预订的相关规定,航空公司空公司对离开超额预订座位的乘客的赔偿不会超过1350美元。 然而,如果亚洲乘客选择提起人身伤害诉讼,赔偿金额将远远超过这一数额。 当然,人身伤害赔偿的具体数额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方的过错 人身伤害是由亚洲乘客的自残还是警方的暴力执法造成的?机组人员向机场警察求助时,是否如实报告了事件?这些问题需要进一步调查和澄清。 无论如何,在中美两个超级大国舆论的支持下,在美国一向胃口很大的陪审团的协助下,如果这位亚洲乘客以人身伤害为由提起诉讼并捍卫自己的权利,他很可能会得到一大笔赔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