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鹏理论:自行车共享巨额融资背后是焦虑

关于分享自行车的话题,坤鹏两天前写了一篇关于押金的文章。他从这个话题开始写作的原因是这个话题与许多用户的实际兴趣密切相关。谈完押金后,坤鹏其实想谈一谈分享自行车领域的许多话题。今天我们也想聊聊。 一、频繁融资意味着什么2017年1月4日,莫贝克宣布完成2.15亿美元的D轮融资,由腾讯和华平牵头投资。这种融资也有一些新的投资者,如携程、朱华和TPG 正如每个人都在哀叹莫贝克的融资能力一样,1月23日,莫贝克宣布赢得富士康的战略投资,金额未披露。接下来,富士康将开始在设计、供应链等领域与mobike合作。 富士康将在莫比克建立一条年产560万台的生产线。 两家公司还将在自行车设计方面开展全面合作。mobike的总生产能力预计将超过每年1000万辆。 在所有人都松一口气之前,2月20日,莫贝克宣布,它新推出了新加坡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的股权投资。该公司此前曾牵头投资莫比克的第三轮战略资本,以进行另一项额外投资。尽管具体金额尚未公布,但许多媒体猜测,据保守估计,莫贝克2017年的融资额超过3亿美元。 作为mobike的主要竞争对手,ofo于3月1日宣布完成了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1亿元)的D轮融资。 DST牵头投资,滴滴、中信实业基金、精卫中国、科茨、原子公司、新华联集团等国内外机构紧随其后。 然而,ofo被指控自融资发布以来伪造数据。 一家国内私募股权公司的投资经理透露,ofo在本轮自行车共享融资中没有4.5亿美元。经过一轮搜索,国内外著名的体育公司没有找到任何资金。现在基本上所有的老股东都接受了这个提议。4.5亿美元的融资只是为了宣传目的而发放的。新华集团公布的融资金额就是最好的证明。 新中国联盟集团宣布了什么?3月1日上午,新华集团通过官方微信发布的投资消息也公布了实际融资金额。 新华联集团透露,已与OFO共享自行车公司正式签署投资和股权协议,在OFO投资2500万美元,占股份的2.15%。 与此同时,新中国联盟集团表示,在本轮自行车赛中,奥福共分享了3亿多美元。 许多人羡慕分享自行车,自行车的速度可以轻松达到数亿美元。如果他们自己的项目能有这样的融资速度和规模,他们肯定会非常高兴。 这位坤鹏理论的老领导人曾在与中国一家著名投资机构的谈话中表示,这给坤鹏的理论留下了深刻印象:谁能为能赚钱和稀释股份的项目融资 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前自行车共享的融资速度,在一轮轮融资的背后,企业家的股份不断被稀释。 当然,我们也可以说:但是整个市场更大了,公司的发展速度加快了,市场份额增加了,公司的规模也增加了,更有价值了。 然而,如此密集的融资只能表明每个人都在更快地烧钱,竞争也更加激烈。如果现在不抵制,以前的投资可能会被浪费。因此,ofo只有在接受第二轮融资时才会受到如此多的质疑,没有人会接受要约,老股东也会被绑架。 我们需要冷静地分析。自行车真的有这么大的市场吗?是因为每个人都忙于空火吗? 投资者手中的钱需要花掉,如果没有空气出口怎么办?自己做风口。自从滴滴创业以来,分享经济就非常受欢迎,滴滴以前也非常受欢迎。擦风口比自己做好。 投资者的风口能成为每个人的风口吗?至于腾讯、阿里和其他战略投资,他们穷的时候赚钱,他们对新事物的策略是:赔钱不是问题,但我不能不从竞争对手那里得到一些东西。 阿里投资行业第二,腾讯肯定会考虑行业领导者,即使它知道这东西不赚钱甚至赔钱,反之亦然,这是大企业的卡策略 我们的屌丝永远不会理解富人的世界。 其次,地方严格控制才刚刚开始。随着越来越多的品牌加入自行车共享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然而,在这个行业中,没有多少方法可以用于差异化竞争。 店铺规模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竞争手段。当用户需要使用汽车时,他打开应用程序,发现10米外有一辆摩托车,200米外有一辆ofo。普通用户会选择离他10米远的手机。尽管mobike处境艰难,但这就是竞争力。 当用户想要使用汽车时,是否可以确保他的自行车离他最近?高密度和大批量输送是关键。 在同一地区,你放了50,000辆车,我放了500,000辆车,我的密度肯定比你的高,这基本上是一个不需要演示的问题。 为了确保它们能够具有更大的竞争力,高密度的交付已经成为所有主要自行车制造商最愿意做的事情。 如果这个市场上只有两个竞争对手,或者这个问题相对容易解决,但是当这个市场上有30个或更多的竞争对手时,问题就出现了。 北方、上海和广州等大城市基本上是制造商必须竞争的地方。即使每个制造商生产10,000辆自行车,这座城市也会有300,000辆自行车。此外,像mobike和ofo这样的市场领导者绝对不会只投入10,000辆自行车。 所以问题出现了。城市里突然出现了这么多自行车,城市管理的压力又来了。所以全国各地开始管理自行车的共享。 2月27日,交通部长李肖鹏在国家新办参加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共享自行车这一新事物必将发展良好,为人们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出行提供更多便利。 南京车管所最近表示,已经采访了一些自行车经营者,要求他们申报相关信息,并完成“自行车”的注册手续 北京今年还遭遇了几起自行车共享被扣押的案件。例如,门头沟近100辆自行车因停车不当和其他原因被集体扣押。朝阳区龙源创意文化园也因非法停车扣押了300多辆自行车。今年3月2日,上海黄浦区停车场管理公司表示,早在一两个月前就已经召集所有主要自行车共享公司讨论管理问题,并提出了一系列规则,但效果并不明显。 结果是“5000辆自行车被扣押,以便在7月6日成为一个停车场。” 最近,北京发布了《2017年北京缓解交通拥堵行动计划》 关于自行车共享,市交通委员会成员荣军表示,政府是鼓励的,但标准化管理不会放松。 今年,我市将出台自行车共享管理办法,引导各区划定自行车停放区,引导企业和用户逐步完善自行车管理和使用。 还在制定更严格的政策和法规。如果媒体报道说要分享的自行车数量是根据城市的总人口来控制的,而在同一个城市中要分享的自行车品牌数量是有限的,大城市将基本上告别小品牌制造商。 3.12月9日,官方网站最后一次公布全国自行车数量为24万辆 莫比克直到12月底才披露自行车总数,当时上海总经理姚成武在“自行车智能共享与可持续城市发展”研讨会上高调宣布,在大本营上海运营的车辆数量达到10万辆。 之前,莫贝克说他的花费是3000元。后来,第二代手机的价格更低,1500元。ofo说他的花费是300元。 让我们假设公布的成本都是真实的。在最后一篇文章中,我们还计算了两家公司的存款收入。mobike至少有10亿元,ofo接近1 . 7亿元。 如果自行车全部按制造商公布的成本价更换,自行车的数量是多少?莫比克一定有666700辆车,对吧?Ofo也有566.7万辆车,对吗?这不是大规模生产后的成本降低。事实上,对于投放市场的自行车,只要有3个用户支付押金,他们就可以无限期地复制这种模式。 mobike B轮主要投资者熊猫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李伦公开表示,mobike可以在6到7个月内收回成本。 当坤鹏谈到好东西时,他数了7个月零210天。 如果莫比克的成本是3000元,那么在七个月内收回成本每天要花费14.29元。如果费用是1500元,七个月内收回成本每天要花费7.14元。让我们自己计算。一个普通的摩托车手一天能挣这么多钱吗?其他运营成本是否重要?这家公司太大了,人们需要钱来喂马。保存这么多存款安全吗?如果有一天存款管理系统建立起来,所有收集存款的企业都必须将它们交由银行保管,并猜测它们能否填补存款的漏洞。 坤鹏的理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手冯李鹏、滕大鹏和江礼坤组成。坤鹏的理论有了一个新成员:廖伟。 从现在开始,坤鹏将向公众开放所有媒体渠道,接受网民的贡献!如果你的文章是关于科学技术、互联网、社会营销等。,请为坤鹏捐款 优秀的文章《坤鹏理论》将在今天的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方网站等渠道发表,注明作者,以增加您的知名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