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开始,戴姆勒的新首席财务官就是一位空从戴姆勒成长起来的客户“收购天才”

慕尼黑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让我们深刻理解了哈罗德的过去,以及他27年前与戴姆勒集团的深厚关系。 通过这样一份简短的简历,我们对戴姆勒集团在全球领域的战略布局和集团内部人事系统的整体结构的理解已经逐渐清晰。 2月14日,戴姆勒正式宣布空中国coach现任首席财务官哈拉尔德·威廉(HaraldWilhelm)将从今年4月1日起接替博杜·伯(BodoUebber)担任戴姆勒集团首席财务官。 并在财务、控制和管理委员会、戴姆勒金融服务公司和其他商业部门任职三年 公司财务总监在航空公司空领域工作了近30年,见证了航空公司空巨人空的建立和繁荣,也领导了集团旗下许多不同公司在许多领域的组织合作和并购。 在欧洲资本市场,哈罗德一度被视为现阶段欧洲优秀职业经理人的代表和典范,但对于即将加入汽车制造领域的哈罗德来说,前光环仍然充满了太多的未知和挑战。 由于空客户的业务布局限制,关于哈罗德在中国的信息非常少,这使得国内媒体对新任财务官戴姆勒的过去充满好奇,对于戴姆勒为什么选择这个所谓的“外行”来成功担任首席财务官也不乏褒贬不一的看法。 然而,就在两个小时前,一封来自慕尼黑的电子邮件让我们深刻理解了哈罗德的过去,以及他27年前与戴姆勒集团的深厚关系。 通过这样一份简短的简历,我们对戴姆勒集团在全球领域的战略布局和集团内部人事系统的整体结构的理解已经逐渐清晰。 戴姆勒来自空乘客的内生才能起飞和降落。法国繁忙的图卢兹机场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乘客。这座城市的/[/k0/客运集团总部正在举办一场“告别演出”。首席财务官哈罗德正式辞去了他的职务,向这个他已经服务多年的港口告别。 然而,对哈罗德来说,这并不意味着他会真的下台。戴姆勒集团,一个新的目的地,正在等着他。 哈罗德将于今年4月庆祝他的53岁生日,他似乎和30多年前进入校园的人没有什么不同。他充满野心,同时又有点紧张。 回顾那一年,这位土生土长的德国男孩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世界级的慕尼黑大学。 作为德国和欧洲最负盛名的大学之一,哈罗德严谨稳定的性格被悠久的文化历史所赋予,他在商学院的专业训练使他能够在经济领域培养敏锐的嗅觉。 在外部世界,哈罗德的身份似乎是空客户群的“局外人”。虽然他在空客户方面的工作经验为他赢得了业界的许多认可,但很少有人知道哈罗德在加入空之前很久就与戴姆勒集团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早在1992年,德国政府就大力发展航空空航天工业。巧合的是,哈罗德进入了德国政府委托戴姆勒-奔驰公司成立的德国航空航天公司。此后,戴姆勒与克莱斯勒在航空空领域建立了集团合作关系。也许命中注定,哈罗德与戴姆勒的渊源也开始了一段漫长的旅程。 自1995年以来,哈罗德凭借其专业背景,被任命为M&A董事、M&A高级经理和M&A执行副总裁。 在他的领导下,公司的并购业务开始在不同领域进行合并。在哈罗德的指导下,空客户被整合成一家独立的公司 戴姆勒和空客户之间的关系直到2013年才正式独立,当时戴姆勒在迪特·蔡澈的领导下出售了其在空客户集团的所有股份。 在空客户任职期间,哈罗德领导的空客户群经历了公司历史的深刻变革。最明显的迹象是股东结构的转变和集团内部结构的重建。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3月底,总额为37.5亿欧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实现了近74%的自由流通,而在公司转型前,自由流通不到50% 哈罗德对过去20年的职业发展感到满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在成长过程中没有遇到困难和冲突。他认为:“在金融界,我们必须尽快学会自信,而不是失去认可。” “也正是这种坚持让他在担任空首席财务官期间学会选择和保持不同领域的平衡 戴姆勒委托哈罗德完成这项重要任务后不到两个月,哈罗德将承担戴姆勒集团首席财务官的重要任务 对于戴姆勒来说,集团的内生人才早已得到公司高级管理层的认可。 戴姆勒监事会主席曼弗雷德·比肖夫(Manfred bischoff)表示,“哈罗德是一位成功的首席财务官。他不仅有丰富的国际工作经验,而且在资本市场上享有良好的声誉。他的加入将为戴姆勒转变为移动提供商提供出色的支持。” 据相关内部人士分析,哈罗德作为新任首席财务官的加盟,不仅代表了戴姆勒集团在管理团队建设上的进一步复兴,也为未来发展的重要战略设定了新的目标。哈罗德长期接触国际专业知识,将帮助戴姆勒从传统柴油发动机到电动和自动汽车领域做出果断的建议和指导。 近年来,智能化和电气化已成为全球汽车工业的主要发展方向。在德国的大企业中,追求全面发展不再局限于业绩,而是更为战略性地考虑未来趋势。 对戴姆勒来说,除了自身的技术发展,它还将利用哈罗德在金融和并购方面的专业知识,通过投资其他新兴公司和建立合资企业来促进其在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领域的发展。 据了解,戴姆勒将在该领域的研发投资超过20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新董事会的逐步成立,戴姆勒将完成其近年来最大的重组计划,即计划将集团业务分成三个独立的部门。 其中,梅赛德斯-奔驰集团负责汽车和卡车业务,戴姆勒卡车集团负责卡车和公共汽车业务,而戴姆勒金融服务部负责协调所有金融业务 据内部人士透露,为了确保戴姆勒能够更快地响应市场需求,加快集团内部的决策,哈罗德作为首席财务官的地位将进一步促进三家公司的独立发展,使他们能够享有更多的决策自由。 此外,业界还分析称,近年来梅赛德斯销量增加、利润下降的表现已成为关注焦点,因此利润增加显然是哈罗德加入戴姆勒集团后将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 然而,对哈罗德来说,他在空相对成熟的管理经验和他在财务背景方面的专业优势可能会给梅赛德斯和戴姆勒带来成本控制方面的新策略。 戴姆勒董事会特征——国际化和内生人才随着哈罗德4月份在戴姆勒集团的新任命,该集团将拥有有史以来最低的首席管理团队平均年龄和更国际化视野的董事会成员。 其中,不仅有在汽车生产方面经验丰富的工程师,还有具有多元化管理经验和强大戴姆勒基因的内生人才。 以迪特·蔡澈的继任者——戴姆勒集团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康宋林为例。尽管他只有48岁,但他已经在全球领域主导了戴姆勒的发动机采购。他曾担任迈凯轮和AMG等国际品牌的主要管理职位,并为许多品牌和不同细分市场积累了全球领域的系统工作经验。 和康林森一样,戴姆勒董事会的另一名成员兼梅赛德斯-奔驰销售和营销首席执行官贝丝·格(Beth G)也携带着戴姆勒属性的强大内生基因。 据了解,贝思古女士在戴姆勒相关营销领域拥有数十年的区域和全球市场经验,并先后担任戴姆勒在韩国和土耳其的首席执行官…就在2019年戴姆勒集团年会之后,新任命的首席管理团队和戴姆勒新董事会成员都将正式就职。 从左到右,他们是:布里特西格(BrittaSeeger)、奥拉卡伦纽斯(OlaKaellenius)、马丁多姆(MartinDaum)、胡伯图斯特罗斯卡(HubertusTroska)和马库斯切弗(MarkusSchaefer)。届时,戴姆勒集团将与康宋林组成全球运营商。贝丝加强了产品销售;唐世凯继续突破大中华区业务;马库斯·谢弗带来全面和紧密的合作,以控制戴姆勒的全球R&D系统 哈罗德的任务是为戴姆勒集团在金融市场其他前端领域的发展、集团的整体利润和合理的研发投资提供财务保证。 过去,戴姆勒在集团层面对经理的内部任命更侧重于其是否有欧洲工程师经验以及是否有一线岗位的工作经验。这种选择标准使管理者对成熟企业有自上而下的完美认知和清晰的自知之明。 现在,随着新管理团队的出现,戴姆勒似乎把它的重心放在它是否有国际发展的眼光,以及它在相关领域是否有选择人才的独特技能上。 毕竟,管理者的素质很可能决定戴姆勒集团在这个行业正经历剧烈变革的时代,如何打造一个符合新时代发展需求的企业形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