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京都华丽面纱!追忆《源氏物语》来趟追樱之旅

【文/曾郁雯】二〇〇八年的,除了狩枫之外,还有一件盛事,就是到处可以看到「源氏物语千年纪」的活动及海报,整个古都蒙上一层泛金的华丽面纱,二〇〇八年可直接称为「源氏物语年」。 这一千年是怎么计算出来的?《源氏物语》真正的书写及完成时间至今仍无定论,学者专家从作者紫式部在西元一〇〇八年十一月一日的日记中,发现其中记载这部作品在当时平安朝贵族间争相传阅的情形,就用这个时间算到二〇〇八年的十一月一日,刚好一千年。 《源氏物语》原本只是写给后宫女眷看的「言情小说」,会变成男男女女争相传阅的畅销书,原因不止一个,紫式部的文字功力了得,居功最大。她从小跟在诗人父亲身旁读书,尤其锺爱汉籍《史记》和白居易的诗文,也因为这项专长,三十岁不到就守寡的她,在西元一〇〇五年被召唤入宫,为一条天皇的中宫「彰子」解说《日本书纪》和白居易的诗,在后宫侍读一段日子,开始写《源氏物语》。 当时的「纸」是非常非常稀有昂贵的物品,若非赏赐,一般人拿不到也负担不起。所以还有一种说法是藤原为了帮助自己的女儿彰子能够受到天皇宠爱,找紫式部撰写《源氏物语》,再由彰子说故事来吸引天皇上门求欢,后宫粉黛三千,比美丽永远比不完,有「学养」的妃子更具魅力! 当时的贵族婚姻是「访妻制」,女子婚后仍住在娘家,女婿不来,丈人、妻舅软硬兼施,连哄带骗也要设法逮人。因此有人推论《源氏物语》背后的推手,就是希望女婿能好好疼惜女儿的那位泰山大人。当时的女人十分脆弱无奈,一生几乎都被命运的帘幕豢养在小小的格子门内,瘦弱、多病、苍白、哀怨,彷彿皆是为了偿还风流债而生,了却夙愿而死。紫式部感慨「这个恶浊可欺的末世……总是越来越坏」,《源氏物语》由盛而衰的荒凉颓圮,比曹雪芹的《红楼梦》整整早了七百年。 紫式部认为物语具有「了解世相」的功能,她写《源氏物语》,写的是真实人生,看书中四百多个人物进进出出,为爱烦恼,为情痛苦,借景抒情,借物抒怀,最后除了遁入空门,几乎难得善终,难怪紫式部喜欢白居易,《源氏物语》是她笔下一卷日本平安王朝的「长恨歌」。 不知千年后是否还有癡人,逐字逐句探索紫式部笔下千迴百转的爱恨情仇?(原文刊于联合文学出版《京都之心》一书)怎么去「源氏物语─京都宇治追樱恋路之旅」五天四夜行程由作家曾郁雯带队,4/10(二)出发。3/10(日)下午2:30将在联合报汐止总社举办曾郁雯分享会,报名或洽询行程请电02-8643-3581,手机0989-689-609,或见有行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