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聚最初是自愿的,所以为什么要撒谎?”

“我没有强迫捐款,也没有骗钱。

”“我从来没有要求任何人给我捐一百万美元。我从未强迫任何人捐款!我从未欺骗过任何人!“面对对丈夫吴和晨欺诈性捐赠数百万美元的质疑,妻子张弘毅在微博上不断解释。

然而,风暴至今仍未停止。

4月8日,德运社33岁相声演员吴和臣(艺名)因脑血栓住院。

经过近一个月的治疗,5月1日,他的家人在“水滴筹款”平台上发起了百万美元的募捐活动,最终筹集到148,000元。

后来,一些网民透露,吴和申有北京医疗保险,可以报销大部分治疗费用,在北京有两套房产和私家车。

眼尖的网民还发现,他的妻子张弘毅在丈夫生病后,以5000多英镑的价格开了一部高端手机,从而质疑了筹资的目的。

“家有余粮”的舆论发酵后,妻子张弘毅在微博上回应相关问题,称自己不了解规则,误填了100万平台筹款上限。筹款是私人行为。不要让德云社和郭德纲大师介入。

她还承认这个家庭有一栋房子和一辆汽车,并说这两栋房子是公共租赁的,不能出售。家里也有瘫痪的病人,所以旅行不方便,汽车也不能出售。

“众包最初是一项自愿原则。为什么撒谎?”“由于人群拥挤,我一个人无法让所有过路人满意……”然而,张弘毅生硬而貌似崇高的言辞并没有被网民理解,而是受到了更多质疑。

一些律师认为,“家庭有多余的食物”也可以寻求帮助,但如果在筹款开始时家庭的资产被隐瞒,那就已经是欺诈性的捐赠了。

质疑吴家“欺骗捐赠”的网民说:“根据她的声明,捐赠是自愿的,没有欺骗。

骗子还说那些被骗的人也是自愿的。

如果一个人说话有把握,这几乎等同于抢劫钱财。

然而,著名公众人物、法律学者姚瑶(Yao Yao)认为,虽然吴和臣的家人有一些不完整、不清楚的表述,但他们仍然没有被称为“欺骗性捐赠”,因为他们没有主观伪造或说谎。

“个人帮助相当于向社会发出邀请。对他来说,表达自己的现状,然后希望从别人那里得到免费礼物是一种简单的民事行为。

姚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网络乞讨”然而,在许多人的理解中,即便吴鹤臣家人没有诈捐,“希望得到无偿赠与”这一意愿本身,就是对传统道德和契约观念的挑战。“网上乞讨”然而,在许多人的理解中,即使吴和琛的家人没有在捐赠中作弊,希望获得免费捐赠的意愿本身也是对传统道德和契约观念的挑战。

事实上,自深圳“罗萧艺”事件以来,许多网民质疑“众筹”作为个人援助的行为。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患白血病的女儿罗萧艺写了一篇在线热点文章“罗萧艺,你为我停下来”。通过文章欣赏等捐赠渠道,罗尔获得了200多万元的“众筹”。

很快,劳尔迅速走红,据报道他在深圳和东莞拥有三套套房和一辆价值超过10万元的汽车。

不愿“自救”和“蚕食”网民爱情的网上众筹行为在舆论上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

劳尔也发表声明“表示深深的歉意”。从那以后,他获得了捐赠者的同意,并捐赠了筹款项目来帮助白血病患儿。

在过去的两年里,在水滴芯片和轻松木芯片等平台上暴露出了许多欺诈性捐赠事件,这些事件曾导致众筹平台遭遇信任危机。

有些人认为众筹平台已经成为一个“免费的取款机”。社会效应是鼓励公众不要购买商业保险,不要从人们的债务中借钱,当他们缺钱时,通过互联网平台向陌生人求助。

张弘毅被质疑后的言论也让网民们觉得这种担心不无道理。

她在微博文章中说,“当涉及到亲戚借钱时,每个家庭都有一本难读的书,而且没说多少。

他还向媒体解释说,缺乏储蓄是因为夫妻双方都是“月光族”,这种疾病没有防备。

“如果吴和臣的家人在他们的社交圈里发出求救信号,要求熟人借钱,最难偿还的就是爱情债。

正如一些人质疑的那样,吴和臣为什么不向他的主人郭德纲求助呢?

这也是问题所在。金钱和债务比爱情容易。

”姚瑶分析道。

如果你不想欠别人或还钱,你可以去众筹。与制作电影或创业的众筹相比,因病发起的众筹似乎自然具有事后偿还债务的豁免权。

姚瑶说,说白了,这种行为叫做“网上乞讨”。

通过互联网众筹平台,一些身患重病的普通人及其家人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获得了最直接的帮助。

然而,吴和申的求助也引起了对筹资平台审查相关问题的新关注。

一些网民指出,频繁发生的“虚假捐赠”事件受到质疑,平台审查不严是最大的问题。

一些媒体记者继续挖掘筹资平台背后的假产业链。

一些网上商店提供虚假的医疗记录,写筹款文件,“痛苦而感人,人们一读到就想捐钱”,而为他们写500字只需要50元。

业内人士指出,家庭财产状况检查是慈善众筹平台的核心和最重要的一课。没有这个前提,它必然会被有意或无意的欺诈者所使用。

然而,在“轻松片”、“水滴片”和“爱心片”这三个在线众筹平台上,无论是提交虚假证明还是缺少家庭财产证明,他们都能通过考试。

对此,泪珠提出的回应是,该平台没有资格检查赞助商的汽车属性。

姚瑶表达了对众筹平台情况的理解。

虽然他认为平台需要对其可信度负责,但他也表示众筹平台的主要优势之一是其高效率,审计任务的增加将否定这一优势:“我认为这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因为如果他完成了,它将成为一个基础。

虽然审计的基础相对严格,但过程也要长得多。

此外,能够承担审计责任的基金会和慈善组织不能满足社会广泛而复杂的需求。

“在慈善组织规范之外或慈善组织覆盖范围之外的一些寻求帮助的行为通过个人寻求帮助来表达也是合理的。

”姚瑶说道。

以腾讯公益平台为例。对于筹资目标在5万元以上的项目,系统会自动推荐其加入公开发行机构,并接受公开发行机构的监督和监管。

腾讯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孙毅曾告诉媒体,公开发行机构监督慈善基金执行的程序很复杂,整个过程需要很长时间。

目前,仍然很难在监督和效率之间找到平衡。

关于“德运社会行动者群聚”,民政部5月8日回应称,个人援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属于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但是,由于对慈善秩序监管的影响,民政部将指导平台修改自律公约,不断完善自律机制,以应对群众的关注,并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