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67岁的大学校长折断了一根树枝,戴着枷在阳光下晒了三天。他也被人们唾弃。

正统六年(1441年)七月,明代最高学府——皇家书院进行了改建和扩建。

作为朝廷的脸面,朝廷投入巨资为这所大学修建馆舍,改善了办学条件。作为法庭的代言人,法庭投入了一大笔钱为这所大学建造了一个展馆,改善了办学条件。

项目完成后,大太监王镇奉命视察学校。李时眠,也是这所大学的校长,在整个招待会上自然要有人陪同。

此时,王镇依靠宠爱和傲慢,他的权力正在衰落。换句话说,别人肯定会借此机会讨好王镇。

但是李世民是个例外。

他不仅没有像其他官员那样向王镇鞠躬,奉承他,而且简化了王镇的接待礼仪。他觉得与其在接待仪式上铺张浪费,不如把钱花在学校建设上。

然而,王镇不是素食主义者,感觉被忽视了。回家后,王镇越来越生气,命令手下收集李世民的黑色材料:有没有违反法律法规?有腐败吗?生活方式有问题吗?出乎意料的是,他的手下已经忙了好几天没有任何结果。

王镇非常焦虑,下令继续搜寻。李世民没有从建筑商那里拿到大学改建和扩建项目的回扣吗?结果没什么。

想增加罪行的人很容易找到他的狗。

王镇突然发现李世民曾经折断过艺伦殿(国子监收藏书籍的地方)前的树枝——这是“砍倒”官树、擅自侵占公共财产的好罪行。

逸伦堂前的那棵树是政府的不动产。如果你随意破坏政府的东西,你就是在利用政府,窃取政府资源。

王镇立即召集了一个部门,并带领一个小组到皇家学院扳倒李世民。

这时,李世民正在给学生批改试卷。当他听说王镇正在康复时,他仍然很平静,镇定自若,坚持要在出来见王镇之前完成试卷。

王镇决定在国子监门口举行一次审判会议,让所有的师生和旁观者一起见证,并借此机会打击李世民的嚣张气焰。

现场全副武装,庄严肃穆,旁观者争相见证。

然后,李世民被带往权力界。王镇大声宣读了李世民的“起诉书”,师生们都在谈论这件事。

然后,李世民被戴上重达100多公斤的镣铐,并被拉到太阳下晒太阳作为惩罚。然而,他仍然一言不发,试图保持冷静。然而,细心的人仍然会发现李世民气得发抖。

夏天,太阳像火一样照耀着。

李世民戴着沉重的镣铐在阳光下晒了三天。这位67岁的校长确实受了很多苦。

一些不知道真相的人向他吐口水,扔石头。知识分子的尊严被撕成碎片。李世民心里很难过。

人们不知道真相,但国子监的学生知道真相。

年轻浮躁的学生们看到老校长如此受委屈,都痛斥王镇,这可以说是愤怒。

所以1000多名皇家学院的学生决定去皇宫请愿和示威。

游行队伍喊着口号,拉着横幅,径直走向宫殿。

学生的吸引力很简单。首先,校长被冤枉了,法庭必须释放他。第二是让校长戴连枷公开展示。滥用刑法纯属无稽之谈。那些滥用权力的人应该受到严惩。

王镇看到这个样子时也惊慌失措。如果出了问题,皇帝会责怪它,并有足够的钱喝一壶。

王镇有负罪感,不得不将学生的纪念馆如实地呈交给行政管理总局,并私下要求太后的父亲对此事进行调解。

最后,太后与皇帝商量,决定立即释放他。

了解真相的人称王镇是个人恩怨。

王镇想推翻李世民的计划空,他也名声不好。

在大学校长最终被判公开审判的消息传开后,学生们要求校长赔偿的集体请愿受到了赞扬。

毕竟,当时没有多少年轻人有骨气,这是王镇在找茬时没有想到的。

发表评论